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动态

时尚元素怎么搭配衣服图片

日期:2023-01-30 02:08:26 来源:时尚元素怎么搭配衣服图片 字号: 【字号: 打印本页

  时尚元素怎么搭配衣服图片中新社香港12月28日電香港特區政府28日表示,高度關注日本當局限制香港的載客航班只能使用當地四個指定機場和不準增加由香港前往日本機場的航班,正從多方面積極跟進事件,致力確保身在日本的港人順利返港,并盡可能減輕事件對香港旅客構成的影響。  特區政府發言人表示,因應日本民航局27日通知特區政府,由30日起,來自香港的載客航班暫時只能使用成田、羽田、關西和名古屋中部四個機場,航空公司亦不準增加由香港前往日本機場的航班,特區政府隨即去信日本當局,并聯系日本駐港總領事館表達強烈關注,嚴正要求日本當局撤回有關決定。與此同時,特區政府亦召開緊急視像會議與日本當局代表見面,以及一直與受影響的本地航空公司緊密溝通。  特區政府28日向日本當局了解后確認,日本實施新規定后,香港航空公司的航班仍然可由日本各個機場載客飛返香港,不限于上述四個機場。  據了解,由2022年12月30日至2023年1月底,本地航空公司受影響的離港航班接近250班,約6萬名乘客受影響。當中,約有4000人為旅行團旅客,共涉及超過150個旅行團受日本有關決定影響。  香港特區政府運輸及物流局已敦促受影響的本地航空公司向受影響的乘客提供最大的支援和協助,妥善安排受影響的乘客由日本返港。運輸及物流局知悉本地航空公司會向受影響乘客提供更改機票或退款的選擇,并會在30日開始安排若干航班由上述四個指定機場以外的機場接載身在日本的港人返港。  旅行團方面,發言人表示,旅行社正積極與航空公司協調安排機位,同時亦向受影響旅客提供替代安排,例如安排其他機位、調整行程、轉團或退款等。  發言人表示,運輸及物流局、入境事務處、香港駐東京經濟貿易辦事處、旅游事務署、旅游業監管局和航空公司會保持密切聯系,以掌握最新情況,并會為有需要的香港居民提供適切和可行的協助。

  12月29日電日前,由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組織制定的《特殊醫學用途配方食品標識指南》(以下簡稱《指南》)正式發布實施。  據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介紹,該《指南》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特殊醫學用途配方食品注冊管理辦法》等法律法規制定,于2022年11月7日至25日公開征求意見。此次正式發布的《指南》中,對特醫食品標簽和說明書標注的產品名稱、產品類別、配料表、營養成分表等13項內容及主要展示版面內容等進行了細化明確。  公開資料顯示,特醫食品是指為滿足進食受限、消化吸收障礙、代謝紊亂或者特定疾病狀態人群對營養素或者膳食的特殊需要,專門加工配制而成的配方食品,必須在醫生或臨床營養師的指導下使用。據了解,目前我國每年需要營養支持的臨床患者達上億人次。隨著我國經濟社會不斷發展,人民群眾健康需求的不斷提高以及老齡化社會群體的不斷增大,特醫食品產業正處于快速發展時期。  中國營養保健食品協會執行副會長厲梁秋介紹稱,此次《指南》的制定,充分調研了特醫食品行業企業發展現狀,全面征求了業內各方意見,形成了各相關方最大的共識。《指南》的發布,不僅是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落實“四個最嚴”要求,切實做好特醫食品安全監管的重要舉措,更是特醫食品行業規范發展中的重要一步,并將成為行業未來平穩健康發展的基礎。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發布的《指南》還明確了特醫食品專屬標志,提出特醫食品的標簽應設置專屬標志區域,位于最小銷售包裝標簽主要展示版面左上角或右上角。厲梁秋認為,《指南》中明確了特醫食品專屬標志“小藍花”的使用,為特醫食品的定位、使用、認識提供了“身份標識”,“小藍花”由四葉草和兩片手托葉組成,寓意著傳遞愛心、守護健康、凝聚力量,突出特醫食品營養支持特殊疾病狀態人群的特性,便于識別、記憶和宣傳。  在特醫食品產業發展中,除了質量安全,如何幫助醫生、臨床營養師和消費者更好的了解特醫食品以及合理使用同樣重要。陸軍特色醫學中心(大坪醫院)營養科主任醫師許紅霞認為,特醫食品相關法律法規和標準的逐步完善,有助于醫護群體接受并在臨床中指導幫助消費者更好的使用特醫食品。在她看來,《指南》中對于特醫食品標簽的細化要求,讓相關產品在使用層面上更加規范合理,優化和改善了醫患之間就特醫食品使用的溝通情況。特別是《指南》對于特醫食品的配方特點/營養學特征、食用方法和食用量、適宜人群等要求內容,將會有助于消費者打破認知壁壘,更好的根據自身情況選擇特醫食品。  北京協和醫院臨床營養科主任醫師陳偉表示,一個品類成熟的產品應該有屬于其自身的產品專屬標志。特醫食品標簽和說明書的規范標注,能更好的幫助消費者理解產品的特質,避免出現把特醫食品當成“神藥”的情況。同樣,對于醫生和臨床營養師也能更好的了解特醫食品的適用人群和范圍,推動特醫食品在臨床方面的規范化應用。  另外,在發布的《指南》中,對于特醫食品標簽和說明書的“禁止性要求”也做出了明確,包括“特效”“全效”等涉及虛假、夸大、違反科學原則的詞語,以及“預防”“治療”等涉及預防、治療疾病的詞語等共7項內容。《指南》還對企業在產品宣傳上的行為進行了約束,盡量避免誤導消費者行為的出現。  對此,厲梁秋強調稱,特醫食品組成成分眾多復雜,更是直接影響到疾病狀態人群的健康安全。《指南》中對涉及特醫食品標識的各項內容予以明確細化,將更好的指導幫助行業企業規范特醫食品標簽和說明書標注,也將有力推動特醫食品的科學使用和消費者的理性認知,減少市場銷售環節的宣傳不當行為,避免誤導消費者或讓消費者產生混淆。  厲梁秋表示,中國營養保健食品協會將積極開展宣貫和交流工作,引導會員企業貫徹《指南》要求,積極配合執行。同時呼吁全行業同仁重視自律與規范發展,共同營造良好發展氛圍,共同維護特醫食品產業良性健康發展。(中新財經)

  71個門診患者、30余條遠程咨詢、病床查房……  一名基層家庭醫生的一天  12月26日晚,國家衛健委發布公告,自2023年1月8日起,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實施“乙類乙管”,這無疑對基層公共衛生服務提出了新要求。相關實施方案指出,要“發揮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網底’和家庭醫生健康‘守門人’作用,提供疫苗接種、健康教育、健康咨詢、用藥指導、協助轉診等分類分級健康服務”。面對新冠病毒,全北京市4萬余名家庭醫生、5000多個家醫團隊全天24小時守候,一個電話、一條短信,便能讓老百姓心中有“醫靠”。  近日,北京青年報記者前往基層蹲點,跟蹤采訪豐臺區蒲黃榆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主任醫師、首席家庭醫生、全科主任成靜,試圖用一位家醫的一天,揭示基層衛生工作者的抗疫現狀。從新冠輕癥患者的日常救治、康復管理、病房服務,到為慢病患者開具長處方、在線答疑,這群身處老百姓家門口的家庭醫生,正用觸手可及的醫療服務,成為老百姓堅實可靠的“健康衛士”。  中心33個家庭醫生團隊  管理簽約居民38406人  12月26日早晨6點30分,成靜的手機鬧鈴準時響起,窗外依舊夜色朦朧。一周多前,成靜“陽”后轉陰,但咳嗽依然困擾著她,身體還未完全恢復如初,就允許自己多睡了10分鐘。一包牛奶、一個煎雞蛋、一小塊面包,簡單的早餐果腹。7點15分,同事已經把車停在小區門口,因為家住同一小區,成靜得以每日“蹭”車上班。從宋家莊到豐臺區蒲黃榆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一路暢通,不到15分鐘即抵達。  晨曦中,蒲黃榆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燈火通明。這兩棟三層小樓提供的醫療服務,輻射著整個豐臺東鐵匠營街道。36名家庭醫生組建了33個家醫團隊,管理著38406位簽約居民,其中65歲以上老年人16015人。  近期,北京市衛健委、市醫保局聯合發文,要求進一步提升重癥救治服務能力,在基層,重要的一環就是要做好轄區內老年人合并基礎病等重點人員的摸排,提前摸清底數,根據健康風險等級實施分級健康管理。這段時間,成靜和同事們格外忙碌,每日動態摸排、重點監測管理轄區重點人群。目前該中心管理著80歲以上及失能老人2304人、空巢獨居老人240人、殘疾人1379人、腫瘤患者203人、基礎疾病控制不穩定的808人、孕產婦53人。除了開設發熱門診、接診相關患者外,對于部分輕癥居家康復的患者,家醫團隊采用電話隨訪、醫療救治、心理疏導、送藥上門、線上診療等各種方式,為轄區居民提供便利。  “早上好!”醫護更衣室里,已經有兩位醫生在換衣服。靠墻東側柜子第三格,收納著成靜的個人物品,東西不多,除了白大褂,還有牙膏、牙刷、護膚霜、洗澡拖鞋,以及一件衛衣。“之前工作忙,就住辦公室,這些東西也就備著了,萬一以后需要還能用。”2002年畢業后來到蒲黃榆,如今她已是科里的“大姐頭”,“我是革命一塊磚,哪里需要往哪搬。”成靜打趣道。脫下羽絨服,換上白大褂,一頭短發和運動鞋,這位44歲的全科主任十分干練。  成靜的診室在二層,是距離分診臺最近的1號診室。她每天開工第一件事,就是將診桌旁的紫外線消毒燈放回原位,前一夜,這盞消毒燈將整個診室徹底消毒。酒精擦拭臺面,開窗通風,疫情當前,消毒工作她從不含糊。一方診桌、一張診斷床、一個文件柜、兩把椅子,外加一個洗手池,干干凈凈的診室準備迎接新一天的病人。  出門診指導“老病友”用藥  “見縫插針”回復網絡問診  成靜說,每年年底都是慢病老人來社區開長處方、就診的高峰期,疊加新冠疫情,2022年的最后一周,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工作量增加了不少。除了來開藥的慢病患者,還有不少是感染新冠轉陰后被相關癥狀困擾而前來就診的。面對翻倍的工作量,成靜和她的同事們確實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來。  不到正式開診時間,中心大門外已經有十幾名患者在排隊,7點50分,大門提前10分鐘打開,患者魚貫而入,掛號、排隊、等候就診。這些門診患者基本都是周圍老街坊,大部分是家醫簽約患者,掛號時可直接選擇自己熟悉信任的簽約醫生。8點整,成靜穿好隔離衣,戴好手套、護目鏡和N95口罩,1號診室迎來了當天第一位患者。  “大姐來了,怎么樣今天?”61歲的張淑敏(化名)是成靜跟了3年的“老簽約戶”,剛一進門,二人就寒暄了起來。頭一天她跟成靜通電話,說來開點降糖藥,順便瞧瞧身體狀況。張淑敏患有糖尿病、抑郁癥,是成靜家醫團隊1800余位簽約人中的“重點保護對象”。  “前陣子中招了,好在沒發燒,就是骨頭疼,要把骨節都分開似的,現在轉陰了,可還是渾身沒勁兒,還有點咳嗽。”張淑敏從不把成靜當外人,一坐下就跟她嘮家常,分享起自己的感染經歷。觀察她的狀態,成靜發現,張淑敏確實不如往常有精神,“這段時間您一定注意休息,避免勞累,飲食上要清淡些,按時服藥,身體允許的話,每天散散步,適當鍛煉,有什么不舒服您隨時聯系我,”成靜安慰說。  “謝謝成大夫。”拿著藥方,張淑敏起身準備離去,不過聽到成靜背過身咳嗽了一聲,張淑敏忍不住囑咐一句,“您也還沒好利索呢,可千萬保重自己。”  剛看完5個病人,成靜的手機響了,是81歲的馮奶奶,也是位“老病友”了。“感染了,不過已經退燒,但一直心慌,凌晨三點才睡著。“別著急,這樣,您帶著前兩天在友誼醫院做的化驗結果,來查個心電圖,看看心慌是什么原因。”  一個小時后,馮奶奶在老伴和女兒的陪同下前來看診。“您這化驗單里有幾個數值偏高,但不影響健康狀態。有點炎癥,我給您開點消炎藥,頭孢要堅持吃,您的心電圖沒問題,多休息就行。”知道這位“老病友”肺功能一直不太好,成靜向一家子叮囑:“別大幅活動,躺著的時候可以把枕頭墊高點,飲食注意清淡,可以吃一些梨或者柑橘類水果,有潤肺止咳作用。”  “什么情況再去醫院呢?”馮奶奶的女兒依然有些擔心。  “老人的急性期已經過去了,在家里注意觀察就行,要是有嚴重的胸悶氣短、呼吸困難、胸部出現異常疼痛,或咳嗽不止、痰中帶血的情況,就需要趕快就醫了。”聽完成靜的囑咐,一家三口才放心離去。  一上午的看診時間,成靜的手機響了5次,除了一通與藥劑科主任的業務電話,另外4個電話都來自患者。近期,北京各區公布了家庭醫生團隊聯系方式,一旦有任何疑問,市民都可打電話咨詢,再加上簽約患者,成靜的手機時不時會響起。“最近已經好很多了,要是在兩周前,一天最多能接40個咨詢電話,更別說手機微信和問診平臺上的。”  上午11點40分,盒飯已經送達,她換下防護裝備,在休息室一邊吃飯一邊回復線上咨詢。“退燒了,可一直咳嗽,躺下嗓子就癢,吃點什么藥好?”“咳嗽,白痰變成了黃痰,需不需要查血?”身邊醫生APP問診平臺、微信群、私信……將近10條問診消息在等著她處理。對于這種“見縫插針式”的遠程網絡問診,雖不免牽扯精力,但她覺得很有必要:“對于醫生來說,很多問題可能是重復的,甚至都不是問題,給患者解答了,起碼能讓他們得到正確的指導,不焦慮。”  增設14張病床  滿足轄區居民住院需求  隨著我國疫情防控進入新階段,擴充醫療資源刻不容緩。根據最新政策,自2023年1月8日起,新冠病毒感染調整為“乙類乙管”,國家衛健委明確提出,地方應擴大醫療服務供給,滿足患者的診療需求。為了滿足轄區患者住院需要,幫助緩解二三級醫院床位壓力,蒲黃榆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加緊增設病床。從騰屋子、搬物資、布置病房、梳理制度、完善流程、配備人員,各部門上下齊心,經過兩天加班加點,完成了全科病房改造,4個房間外加一個搶救室,14張病床準備妥當。將來,轄區內部分合并了基礎病且有住院需求的輕癥患者,以及過了急性期但又不能中斷治療的患者,可以轉到此處進行康復護理。這意味著,一旦有病人收治進來,整個中心就得開足馬力,24小時運轉起來。  吃完午飯還沒顧得上休息,作為全科病房主任,成靜又來到一層,仔細檢查病房物品配置情況。“被子需要再重新疊一下”,“這幾個輸液架的位置需要再調整”……她一絲不茍。物資籌備進展如何?電腦、打印機、桌椅、輸液架、防護服、口罩……她對著單子一一清點。藥品都到位沒有?成靜又跟同事全部核對了一遍。  作為病房主任,這兩天成靜最牽掛的就是病房工作,忙活完手頭的事兒,她又忍不住把晨會時強調的重點與幾位年輕醫生“嘮叨”了幾句:“醫療安全永遠第一,嚴格落實首診負責,誰接診誰負責。交接班必須在床旁,材料必須手寫、寫清楚,收治病人嚴格按照流程走。在解決患者病痛的同時,一定要注意跟患者和家屬及時溝通,做好服務。”  “很少準時下班  有點時間就會被抽走”  14點48分,候診區內的患者較上午一點沒少。為了幫同事減輕壓力,開完例行中層領導會議,成靜抱著筆記本一路小跑回到診室,迅速穿上防護裝備繼續接診患者,7個全科診室全部向患者開放。  “還是覺得有點乏力,今天準備早點下班。”此刻,時針已經指向了18點。翻了翻電腦上的診療記錄,這天她共接診了71個患者。“加上雜七雜八的事兒,今天算少的,一般都得看八九十個。”正準備脫下防護服,一位拿著便攜式氧氣袋的女士推門進來,想讓成靜幫忙開個氧氣灌裝的單子,她二話沒說就給開了一張。“咱北京要求社區衛生服務機構為有需求的居民提供氧氣灌裝服務,我們離居民最近,氧氣灌裝也方便。”  當成靜收拾桌子時,北青報記者發現,桌上沒有水杯,她已經一下午沒有喝水了。“顧不上,坐下了就很少起身,不喝水、不上廁所,不然耽誤事兒。”  幫同事安撫患者、協調物資配置、保證各醫療項目順利完成……待她處理完所有事情走出中心大門,已是18點41分,“很少下午5點準時下班,基本有點時間就會被抽走。”對于這種不準時,成靜習以為常。  晚高峰的蒲黃榆路又見車水馬龍,回家的路上甚至堵了幾分鐘,這座城市正在恢復往日模樣。  趁著路上的時間,成靜給石家莊老家的父母打了個電話,二老都已經70歲,上周也感染了新冠。“好在挺過來了,就剩下咳嗽。心里還是擔心,但這并沒有特效藥,只能讓他們多休息。三個春節沒回去了,盼著過年能回去看看。”  22點53分,成靜正準備休息,手機微信里的“老張”又給她發來消息:“成主任您好,抱歉這么晚打擾您,我們全家都在咳嗽,吃了一盒頭孢,還是咳,家里沒有咳嗽藥了,明天我可以去找您開點消炎、止咳藥嗎?”“沒問題,明天見。”成靜的手機從來不敢關機,就怕晚上有突發狀況的患者。  71個門診患者、接聽12個咨詢電話、回復18人的網絡留言咨詢……這是成靜在蒲黃榆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第21個春秋里的平凡一天。(北京青年報文/本報記者蔣若靜)